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牛仔新闻>诞生于好莱坞的数字王国:AI淘金热下,我们先“卖牛仔裤”

诞生于好莱坞的数字王国:AI淘金热下,我们先“卖牛仔裤”

发布时间:2024-03-21 点击数:116

某种意义上来说,2024年由文生视频工具Sora再度掀起的人工智能热潮非常接近美国18世纪发起的淘金热——人们找到了一片充满可能性的应许之地,但大部分人都无法确定真正的金矿在哪里。

尽管Sora的出现再度激发起了资本的热情,但这一次市场对于人工智能企业的审视要冷静许多。

 

国内资本对于文生视频AI行业的顾虑,主要来源于内外两个层面:

对开发者而言,文生视频工具的应用前景和可能的生态仍然存在非常多的未知数,哪怕是已经拥有语言大模型“文心一言”的百度,对于产品开发也没有明确的目标,将发展方向放在了“用户驱动”上。

而另一个不得不提的原因,就是硬实力的差距了。

有接近字节跳动的相关人士坦言,在文生视频领域,国内产品距离及格线尚有极大的差距,与此同时,需要投入的资源又令人望而生畏。根据专业分析师估算,单单是Sora的训练成本,可能就达到了千万美元的级别,而运行模型所需要的硬件算力更是天文数字。

实际上,Sora目前也仅面向少数主体开放内测,OpenAI表示Sora当前只能算是一个项目,而非成熟的产品。

面对这希望和风险并存的广阔前景,投资人们如同站在茫茫山脉前山的牛仔,明知黄金就在这片地方,却不知该从哪里下镐。

其实,如果将目光从AI产品的开发转移到应用上,前景还是非常光明的。

生成式人工智能产品目前最多应用于创意文化领域,特别是在影视和游戏行业,AI已经在许多程度上可以取代人工,为企业大幅降低成本。

诞生于好莱坞的科技娱乐公司数字王国拥有30多年的行业底蕴,是好莱坞影视大厂仰赖的大型视效制作公司,从《泰坦尼克》到《返老还童》,再到漫威宇宙的大部分作品,背后都有数字王国的影子。

对于AI工具的使用,数字王国CEO谢安曾在采访中表示:“现在的视效工作是在电影制作初期就开始的,影片的视觉、概念设计、制作相关预演等工作都是在此时展开。在这个阶段,AI的运用可以极大的提升工作效率,用一周的时间完成原本可能耗时3到6个月才能完成的任务。”

此外,谢安还认为,AI功能的强大与数字资产的品质密切相关。

如果将人工智能比作学生,那么数字资产就如同教材和老师。数字王国拥有的全部是来自为好莱坞一线大厂名片服务的过程中逐渐积累的优质资源,将这些资源与AI打通,就如同学生遇上了优质教材和名师,自然更容易教出优秀的人才,进一步实现视效设计和制作流程的降本增效。

有趣的是,AI对于数字王国而言不仅仅是好用的工具,更是一块拥有无限潜力的市场。数字王国早已瞄准了牛仔们的需求,开始卖起了“牛仔裤”。

“牛仔裤”的正式名称,叫作虚拟人。

在一场采访中,数字王国CEO谢安曾表示:“当前成熟的AI模型交互的方式都还比较枯燥,缺乏生动鲜活的形象。想像一下,无论Siri、ChatGPT还是Sora,这些AI都可以拥有一张脸,这脸还可以由用户订制,无论是亲属、朋友还是明星名人都能实现,这又是怎样的光景?它其实是一个很庞大的商机。”

我们认知中的虚拟人,是专为影视特效需求开发的“电子皮套”,如《返老还童》中的老年布拉德·皮特,以及《复仇者联盟3》中的灭霸,都是由数字王国为剧组制作虚拟形象,通过演员的表情和动态捕捉再呈现于画面上。

 

实际上,数字王国在这一方向上迈出的步伐已经远远超越了“皮套”——就在以上提到的两部作品中,都有演员根本没有参与表演,但还是出现在了正片内容中的戏份。

谢安透露,在疫情发生的几年中,数字王国帮助许多制片公司使用虚拟人技术完成制作任务,被新冠病毒困在家里的演员甚至根本不用参与表演,就能在大银幕上看到自己的戏份。

类似的做法已经广泛运用于好莱坞工业,除了主要角色之外,包括场景中的群众演员也可以是虚拟人。对于数字王国而言,无论是快速生成许多鲜活逼真相貌各异的虚拟人,实现“撒豆成兵”,还是为真人快速制作商用级的“数字替身”,都是轻而易举的事。

还有一个国内观众熟悉的案例,是曾在北京台春晚亮相的虚拟人“邓丽君”。这种可以让已故人士再次活跃于人前的技术一时也引发了巨大的热议。

 

数字王国对人工智能技术的思考,自身优质的数字资产积累,以及在虚拟人赛道上独到的先发优势,已经逐渐被重视起来,公司近期更是获得了超过8亿元港币的融资。

在愈演愈烈的人工智能浪潮中,数字王国准确地找到了可以将自身优势最大化的生态位,探索出一条潜力无限的赛道,这既是时势的功劳,也是硬实力换来的必然结果。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